快捷搜索:

可他头是躲开了不假但是他也上当了因此这边儿

  太明显的地方,可几十回合之后,就算是傻子,都能看出点儿什么来了。可不是吗,说起来黄忠武艺比孙翊高,所以这个时候要是再看不出来,那只能是有问题,至于说什么问题,那倒是不一定。不过如今没有意外的,黄忠占据上风,哪怕孙翊都用出来压箱底儿的刀法了,可终究还是没能奈何得了黄忠。而且此时就看孙翊,他是全身大汗,可不仅仅是在头上。
 
    至于说黄忠,虽然他不至于像孙翊那么狼狈,可也是满头大汗,毕竟他都快六十岁的人了,可真是不年轻啊,六十岁,花甲之龄,真不是二三十岁的时候了。哪怕孙翊这样儿的,还算是年轻,至少和黄忠相比,他年纪可小太多了,两人一个父亲的年纪,一个儿子的年纪。要是孙坚活到现在,说起来他还没黄忠年纪大呢。而黄叙的年纪都比孙翊大,所以……
 
    孙翊此时大喝了一声,“呔!看招!”说着,是用力砍向了黄忠,其实他也清楚,不管自己用力不用力,最后都不会对黄忠有什么威胁。可自己要是不如此尽力的话,估计自己就要败
 
   
 
    了!两人这已经打斗了近四十个回合,这还是因为孙翊用了吃奶的劲儿,而且他是因为武艺到了二流巅峰,要不然,根本就不是人家黄忠的对手。就这,黄忠连弓箭还没用呢,所以他对付孙翊,说是手到擒来,其实也没什么错误。而黄忠用大刀架住孙翊的古锭刀后,他此时心说,看来这时候还是速战速决吧,毕竟要是自己在之前几个回合,十几个回合的时候,
 
    凭自己的武艺,也是拿不下孙翊,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辰之内就结束。不过这都四十回合了,也是该结束了,毕竟两人的差距在那儿摆着呢,黄忠武艺一流,那可绝对不是吹出来的。
 
    所以黄忠用了自己算是一绝招,直接把架着古锭刀的大刀,刀锋一转,刀刃翻转,是直奔孙翊扫去。孙翊一见,是连忙用古锭刀招架,而他确实是招架住了,不过黄忠已经是一箭直奔他过来了……(未完待续。)
 
    (..)<!--32127+dqsumh+12219228-->
 
 
第七九二章 临湘破凉州退兵
 
    黄忠这个时候他肯定没有分心,至少他没有一边儿与孙翊对战,一边拉弓,这个他还做不到。;&#103;&#46;&#99;&#99;]毕竟两石的弓箭,可不是用一招手和脚,就能一下拉开的,而其他还得一手对敌,至少黄忠是做不到这个,也许其他人能行?所以他这一箭,绝对不是用弓箭射出来的就是了,因为这一箭,是黄忠直接用左手,从箭囊抽出,然后直接就往孙翊的面部这么一掷,说起来就
 
    是为了扰乱其人而已。不过孙翊可不知道黄忠什么意思,他本来也没有对方那么有经验,如果说换成是孙策的话,他倒是没问题,可孙翊终究是有点儿嫩。所以他一看,怎么对面来了一支冷箭,他就认为是黄忠用这个空隙,给自己放了一箭,之前什么情况,他确实没太在意,因为他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黄忠的刀招上,所以没看到黄忠是用手掷过来的箭矢。而在电
 
    光火石之间,他根本就没想这支箭和平时射出来的怎么不一样儿,而且要是射箭的话,怎么距离这么近,也应该有弓弦的响声,可如今根本就没有啊,不过这些他一个都没想,孙翊
 
   
 
    就想着,自己要赶紧躲开这个才行!结果他这么把头一偏,自然是躲开了黄忠的这一箭,可他头是躲开了不假,但是他也上当了,因此这边儿他把头一偏的时候,他也没怎么主意手上的动作,因此,是让黄忠有机可乘了,直接是非常快的一刀,是刺向了孙翊。这回孙翊没躲开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。刀是刺着了他,不过因为最后孙翊是往后退了一步,因此,他
 
    肯定是没受重伤。而且还穿着盔甲,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。但是即便如此,他还是伤了那么点儿,哪怕就是皮外伤而已,可他也是败了。而这个时候。联军的胜负,也是分了出来,凉州军此时是节节败退,哪怕黄忠伤了孙翊,可虽然是对士气有了那么点儿帮助,可却是不能力挽狂澜。黄忠看到大势已去,对着己方士卒无奈喊道:“全军撤退!我来垫后”说着,
 
    他带着自己亲卫去亲自阻截贺齐曹真他们,而让黄叙和糜芳他们赶紧带兵撤退。凭借黄忠的经验,他自然是看得出来。如今这个情况,己方是不可能再战了。反正再战的结果,无非
 
   
 
    就是己方更多的伤亡而已,如此也换不回来胜利,临湘城该失守,还得失守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所以这个时候,黄忠自然是不可能再傻乎乎地和联军死战,此时在他看来,死战就是一根筋的做法,对己方一点儿好处都没有!是。那样儿的话,己方肯定能让联军多伤亡,这个是没错。可那么做的话,可以说对己方也是一样儿。己方也许是伤亡更多,所以在改变不了结果的时候,如
 
    此作为,他认为是得不偿失,肯定不是自己想要去做的,更不是自己会去做的。在黄忠看来。已经改变不了结果的情况下,能保住己方更多的生力军,这才是自己这个主将所能做的。毕竟自己主公还要靠着他们打天下,说起来如今拼钱粮地盘这些,可这些不都是为人服务的吗,所以在乱世当中,最后的指向,其实都是在拼人,所以谁人多,人才多,谁就能笑到最
 
    后。所以,黄忠自然是希望己方是能笑到最后的那个,因此,他肯定不会再让己方伤亡了。黄叙和糜芳一听自己父亲(将军)所喊,他们虽然也是非常无奈,可却也招呼着己方士卒撤退了,“退!快走!”“跟我走,退了!”两人心里都不是滋味,说起来好像真没有人喜欢失败
 
   
 
    吧,反正黄叙和糜芳就是如此。听到自己父亲(将军)的命令后,他们是马上就带着残兵撤退了,两人心里也清楚,有黄忠断后,己方肯定能少伤亡些。反正黄叙和糜芳他们倒是也想断后,这没什么大不了的,不过两人是深知自己几斤几两,所以黄忠说自己断后,让他们赶紧带兵撤退,他们两人是毫不犹豫就退走了。他们也清楚,自己两人确实是不行,不是人
 
    家兖州军和江东军的对手,虽然最后不一定就会受伤什么的,可显然黄忠带兵断后,那一定是比自己两人强多了。因此,黄忠说什么,他们两人也没有意见,其实显然,他在最后才是最合适的,自己两人干脆是不行啊。而此时黄叙和糜芳带着人马撤退,孙策和曹仁见了,也没让士卒去追,反正去追的距离近的士卒,他们去追也就去了,两人也没管,不过其他的
 
    士卒,他们两人也没让他们跟着去。毕竟所谓是穷寇勿追,凉州军毕竟是战力不弱,说起来要真是追得他们不耐烦的话,回头和己方死拼,这肯定不是孙策和曹仁想要看到的结果。
 
   
 
    真正能用最少的损失,破了临湘城,这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。兖州军就不用说了,如今曹仁手底下一共才多少人?也就是一万左右,差不多是这样儿,而江东军呢,孙策的人马倒是不少,五万多点,就是这些。而人家凉州军呢,如今也还有七八千的人马,所以他们确实是不准备让凉州军和己方死拼,虽然孙策和曹仁都不怕什么,可他们自然也希望己方损失越少
 
    越好,毕竟临湘肯定不是终点,联军还得去别的地方,这长沙不过就是其中之一的目的地而已。而到了其他地方,要是没有人马可用了,那可真是有意思了。所以不管是孙策还是曹仁,他们都不想让这样儿的事儿在己方这儿发生。尤其是曹仁,本来兖州军如今的人马也不多,所以要真是全军覆没了。其他的倒是小事儿,关键是自己和己方得被孙策还有江东军众
 
    人笑话死。可不是吗,己方兖州军号称天下第一大势力,也确实是实至名归,也许说是天下最强的实力。这个还有不少人觉得,那是凉州军实力更强。可要说势力,就属己方地盘最
 
   
 
    大,比谁都大,所以己方是第一大势力,确实是实至名归。因此,这要是因为进攻临湘,己方全军覆没了,那可真是丢大人了。可不是吗,一个小小的临湘。就让己方这样儿,以后要是对上了其他地方呢?要知道在荆州,比临湘城还要高大坚固的城池,可真是有不少。荆州的治所,州牧府所在地江陵就不用多说了,如今凉州军围困江陵那么多时日,也没见他们
 
    有什么太大的进展。还有南郡最北部,接连南阳的襄阳,如今被己方所占据着,那也是有名儿的大城池。坚城。还有南阳的宛城,这一样也是数得着的坚城,还有其他几座,都是。所以比临湘更坚固的城池。在荆州可有好些个,因此,这临湘城,在曹仁看来,己方不应该在这儿损失太多,要不然的话。不单单己方要成为笑料,而且以后的战事,也不好进展。当
 
    然了,他心里也清楚,就算是己方全军覆没了,之后自己主公还会调兵来增援自己这儿,可曹仁更明白,真要那样儿的话,己方这在江东在凉州军面前,也是丢大人了,估计也是很难找回来了。所以曹仁是不会做那种死追敌军不放的事儿,至少在临湘,对付凉州军,他不
 
   
 
    会那样儿。至于说孙策,他其实更是,本来他的意思就是占据临湘城,这个就是重中之重,其他的东西,都可以放到后边儿了。毕竟自己带兵来这儿,这么多时日,己方在这儿拼死拼活的,为了什么,还不就是为了破了临湘城,为了占据城池吗?因此,如今终于是达成心愿了,他自然是不会再去做别的,反正留下更多的人马,再往下一个地方行进,到时候有的是
 
    大战,肯定不急于一时就对了。对于孙策来说,如果如今还没破了临湘,没能打退凉州军的话,那么他是绝对,也是不可能不去和凉州军死战,当然了,还有兖州军,和己方一起,和凉州军决战,直到把临湘城占据为止。可对方都已经撤兵了,那么己方的目的达到了,至于说其他的东西,那确实是可以放下了。孙策他不可能让人死追法,也算是比两人出众,如此而已。至于说其他的方面,黄忠还真不敢说就超过孙策和曹仁的,毕竟两人可都是天下有名儿有那么一号的名将,大将,真正的帅才,绝对不是一般的人。所以黄忠也是以对上这样儿的对手,他觉得很难得,毕竟只要水平是一样儿的对手,那才算是有意思,要不然的话,对上那些没什么水平的,黄忠也没
 
    什么感觉。当凉州军都退走了,孙策此时已经来到了孙翊的身边,毕竟他手下受伤了,而且还是亲兄弟,因此,他这个当主公而且还是兄长的,不可能不来看看。其实当知道了孙翊
 
   
 
    伤了后,孙策就挺着急,毕竟其人的身份,也决定了孙策他不可能不去关心。而且孙策他们兄弟几个,说起来这个老三孙翊,其实还算是很得他们娘亲的厚爱,虽然孙翊不是老幺,但是却绝对是得吴夫人的喜爱,就算是其他几个,也没有孙翊受到的关心多,因此,他也清楚,要是有人把孙翊受伤的事儿,给自己娘亲这么一说,肯定自己回江东就得挨说。孙策自
 
    然是不怕什么,可他肯定也不想让自己娘说自己。好歹自己也是当主公的人,占据江东和交州还有荆州的几个郡,手下更是能人无数,人马几十万,百姓几百万,还这么大年纪了,让自己娘亲说自己一顿,那可真不是什么好事儿啊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