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至于说战场之上的事儿那交给周瑜是一点儿问题

 
    从内部的进攻,他们确实是没有什么信心。而此时的兖州军和江东军联军,他们发现了城门口的动静。已经是带兵杀过来了。一支人马直接就那么攻城,而另一支则是负责夺取城门。
 
    他们不准备在庞亮派出的人夺取城门之后他们再发难,庞统是当机立断,对孙策说,这个时候出击绝对是最好的时候,而周瑜和鲁肃也是这么个想法,因此,孙策和曹仁一说,两人是一拍即合,直接就让手下的人马冲杀了过去。[www.qiushu.cc 超多好看小说]他们心里自然是清楚。只要是己方和庞亮他们里应外合,那么城门可以说是很快就能被攻破。结果果然,等黄叙带着人马下城的时候,
 
    城头已经被联军进攻上了。他显然不准备回返,而是直接带着人马杀向了城门,口中还大喊道:“弟兄们,冲啊,保住城门不失,将军马上就到!”黄叙这么说。是想给己方士卒以信心,也想让他们安心,那意思自己父亲马上就来了。可惜黄叙终究不是黄忠,哪怕士卒听得清清楚楚,可还是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。毕竟黄叙在凉州军中确实是没有什么地位,没有什
 
    么位置,如果说不是他有个好父亲的话,估计也没几个人知道你黄叙是谁,确实没太大的
 
   
 
    存在感。结果就在他带着人马冲向城门的时候,城门已经被庞家死士夺取,然后和城外人马里应外合之下,城门破了,失守了!黄叙一看,心说完了,难道今夜这临湘城要被破不成?毕竟之前可没有说城门被攻破的时候,而城门一旦失守,那么就说明这城池要被人家说占据,毕竟人家有好几万人马,超过己方好几倍啊!而在后面观战的孙策和曹仁一看,这么多时日
 
    的进攻,今夜终于是在里应外合的情况之下,破了临湘城城门,孙策大喊道:“快,全军冲锋!”曹仁也是挺激动,直接大喊着,“弟兄们,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,给我冲啊!”一边儿喊着,他也不顾其他人,直接就带着亲卫,带着士卒,向临湘城门冲杀了过去。他心里清楚,如今这个时候再不冲锋的话,没准就没什么机会了,虽然他也不认为凉州军能一下就把
 
    城门给堵上,让联军不得寸进。可是江东军显然比己方动作快,没看他孙策身为主公,他也身先士卒,直接就带着人马冲锋了过去吗。这他孙伯符当主公的都能如此,自己差什么!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曹仁他也是不甘示弱,毕竟虽然他知道如今己方在临湘这儿的人马没人家江东军多,而且人家更是主公亲自出马,带着精兵强将,来临湘这儿的。可即便如此,曹仁依旧没觉得己方兖州军就比他江东军差了什么,如果说是水战,那么曹仁知道,己方不如他江东军多了。
 
    但是这个陆战,他可没觉得己方还不如江东军的。所以在曹仁看来,就算是人数上,己方如今没有人家江东军人马多,这破城的主意,更是江东军出的,但是己方其实并不差什么。因此,自己可不能弱了己方的士气。至少在城门一被破,己方这在陆上的战力优势,绝对是能显出来。自己心里也承认。也许己方是没有凉州军战力那么强,可肯定也比江东军强点儿,
 
    毕竟江东军水战是第一,可战力绝对连第二都排不上,当然了。这个差距其实并不大,这个自己也都明白,但是哪怕就是那么一点儿点儿的差距,也是差距,曹仁心说。所以他认为这也是己方表现的时候,如果说之前攻城那个时候,其实双方都是对这个坚城,对黄忠他们
 
   
 
    没什么办法,可此时此刻,显然不是那样儿。因为能进城了。城池的优势没有了,大家都是真刀真枪那么上了,在城内,大家无非就是巷战。至于说之前凉州军那些零碎,什么滚木檑石,什么热油热水,都一点儿用都没有了,这可真是对己方对他江东军,有大好处啊!所以曹仁心里清楚,这要是再不抓住机会的话。那可真是“天意弗取,反受其咎”啊,因此,
 
    曹仁他自然是不会放过。此时已经是拍着战马,提着兵器,紧随在江东军之后,带着人马就进了临湘城。他也清楚,如今不是对方用计,有埋伏什么的。退一万步去说。就算是那样儿,己方前面不是还有江东军在吗,有他们在前面顶着,己方是不会损失多少的,这就是曹仁的想法。对他来说,这反正江东军人马也多,比己方多,也比凉州军多,因此,他们损失
 
    伤亡一些,其实都不算什么大事儿。对曹仁来说,只要不是己方兖州军,那么哪怕对方都全军覆没了,他也不会太过心疼什么,最多就是感到可惜,感到遗憾。哪怕对方是联军,他都没有什么感觉,毕竟不是兖州军,所以对曹仁他来说,他们和自己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黄叙先是带着人马和庞家的那些死士对上了,可刚动上手,城门就进来了江东军大批士卒,孙翊他们带着人马就杀进了城门,至于说张辽,他则还带着人马攻城。而紧随在孙翊后面的,就是孙静、贺齐、虞翻他们几人,最后是则是周瑜还孙策带着的亲卫还有点儿人马。至于说鲁肃和庞统,两人确实没有什么武艺,也不是主帅,而且作为谋主,有周瑜一个在战场上跟
 
    着孙策,确实就足够了,因此,他们两人是被孙策给留守在了大营。其实两人对于这个带兵,他们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渴望,更是没有什么兴趣。毕竟两人都属于偏重于谋略那一方面,不像周瑜,是能文能武,而且武艺还不弱。可鲁肃和庞统呢,说起来真是没有什么武力,还比不上那三流的将领呢,因此两人也清楚,自己两人跟着自己主公出阵,不是去带着人马杀
 
    敌,而是还得人家保住着自己两人,因此,他们可不会做这样儿的事儿。如果说这个时候实在是没有人了,比如说周瑜不在,那么两人肯定要出来一个跟着孙策,毕竟在战场上,是
 
   
 
    很需要一个谋士的,这个不管是曹操还是马超,乃至于刘备,他们也都是如此,而孙策更不会例外。再或者孙策没在这儿,那么鲁肃是代理主帅,那他肯定在决战的时候不可能不出战,而且还得带着人马冲杀进临湘,这个是必然的。但是如今这个情况,显然是用不到鲁肃庞统他们,而两人的功劳,早已被自己主公给记下来了,功劳簿上可都有两人的大名。所以
 
    他们确实也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了,至于说战场之上的事儿,那交给周瑜,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。他们心里可都清楚,周瑜其人的经验,那可比两人丰富多了,毕竟其人军旅都多少年了,可以说从孙策继承其父人马的那时候开始,就已经有周瑜在辅佐他了,所以直到如今,这都已经多少年了。鲁肃都是后来的,庞统就更不用说了,这刚出来,第一计就是破临湘。
 
    黄叙觉得今夜这江东军士卒都疯了,难道说之前给他们压力太大,让他们太过压抑了?还是说……反正不管是什么情况,至少他此时此刻是清楚,己方要打不退这些人的话,临湘城
 
   
 
    必丢!可是己方除了在战力上比他们能强之外,其他方面,还真是很多都不如他们啊!这说起人马来,不如人家江东军多,更何况人家还有个兖州军呢,这都不用多说了。己方也没几个大将,除了自己父亲能行之外,自己和糜芳那就是个三流将领,可人家不管是张辽还是曹仁,那都是天下有名的大将。甚至还有孙翊、贺齐这样儿人才,更有周瑜这样儿的大才,
 
    就算是孙静,也不是弱手,虞翻更是文武双全的人物,更何况还有个孙策呢,他要是上来,估计更完了!结果这个时候江东军的人马是冲进来越来越多,人太多了,凉州军根本就顶不住。他们的战力确实是比江东军强,但是真架不住人家人多啊,你不是战力强吗,可人家五六个人围攻你一个,你就算一个顶三个也不行啊!更何况,这个时候曹仁已经带着兖州军进
 
    来了,不过在最前面的,还是郭淮和曹真,他们两人,至于说牛金,他和张辽在城头上情杀呢。(未完待续。)
 
    (..)<!--32127+dqsumh+12216469-->
 
 
第七九〇章 孙叔弼战黄汉升
 
    黄叙此时这个心啊,看到这么多人之后,他又是咯噔了一下,心说父亲啊,糜芳,你们怎么还不来!虽然他也不认为自己父亲和糜芳过来,就一定能力挽狂澜,回天有力,但是如今这个情况,至少他们来了之后,肯定比现在强吧!自己可真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啊,而且孙翊已经直接跑到他面前来了,黄叙可知道自己那点儿本事,在人家面前不够看的,因此,他
 
    也只能是靠着己方士卒的围攻,和孙翊展开周旋。了,一定要好评]至少他清楚,如今这个时候,自己肯定不能往后退,要不然的话,己方士气肯定是直线往下降,至于说溃败,也许还不会,但是肯定对己方是半点儿好处都没有。而这显然不是他应该做的,哪怕黄叙并不是临湘的主将,可从小受自己父亲教导,什么时候该做什么,该怎么去做,什么是你必须去做到的,他可是清
 
    清楚楚。黄忠肯定不是一个逃避责任的人,反而他是一个非常负责的这么一个大将。所以他不可能教导自己儿子临阵脱逃,他对黄叙说得清楚,只要你还能继续坚持,就不能往后退!
 
   
 
    这也是黄忠的想法,当然了,如果有其他情况的话,那么不退也得退了,这肯定也得按照具体情况来,这个肯定是没有问题的。黄忠此时没有休息,毕竟过一会儿还得接替自己儿子,结果就在他回想今日战事的时候,就听到城门口是喊杀声大作,他心说,不好,这敌军居然是趁夜攻城了!他也不知道联军是个什么想法,不过如今他们既然敢来,那么必须要做好被
 
    己方给灭的准备。当然了。黄忠也知道,己方不可能给联军都灭了,但是己方更擅长夜战,所以对付他们的话。他认为是手到擒来。可惜黄忠还不知道如今临湘城所面临的危机,要不然的话,他绝对不会是如此想法。毕竟如今连城门都给人家给破了,说起来人家已经是胜利在望,就差最后凉州军撤军了。不过黄忠是不知道这个事儿。而他和糜芳拿着兵器出了太守
 
    府之后,就看到黄叙派来的士卒,此时对方有点儿上气儿不接下气儿,黄忠一看对方这个状态,心说,看来情况不妙!可不是,要不然己方士卒不会这么着急,而且看这个状态,确
 
   以就在黄叙这马上就要支持不住的时候,黄忠和糜芳是骑着战马而来,此时就听他大喝了一声:“弟兄们,给我杀啊!黄某在此。不要让敌军好过!”如今的情况,黄忠都不用问谁,他看战场一眼,就大致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。哪怕他不清楚,到底是临湘城你哪一家做得这个事儿,可这个都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,如今在
 
    对方和联军里应外合的情况下,己方临湘城城门,被破了!联军都杀了进来,己方士卒战力虽然不错,可真就很难挡得住比己方人马多好几倍的敌军!不是黄忠“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”,实在是事实就是这样儿,他作为临湘城的主将,还不清楚吗。对方是有心算无心,
 
   
 
    己方本来就不占优,而如今城池的依托,优势已经没有了,那么己方唯独就是战力不错,可架不住对方人多啊,只要他们兖州军和江东军敢拼命,那么己方确实是没有太大的优势了,最后一定会败!黄忠确实不怕失败,毕竟谁还没拜过,而且兵书上都说了,“胜败乃兵家常事”也,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可像今夜这么败,说实话,他心里确实是有点儿不太服。
 
    哪怕他也清楚,自己终究还是大意了,不过他也明白,对方既然能在这个时候想出主意来对方己方,显然这个不是之前就有的,而且如今才有的,是,肯定是这样儿。不过要很多东西很多条件都达到了,才能有如今这个情况,万一在哪个方面出了点儿差错,最后都可能功亏一篑,所以黄忠认为,连老天都在帮着联军,而不是站在己方这一边儿,所以他虽说确实
 
    是不那么太服,可因为这成事在天,他也是非常无奈,真是没办法,自己可没那本事力挽狂澜,如今也只能是“尽人事,听天命”了,反正能让己方损失最少,让敌军损失多,这就
 
   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